首页 > 历史

《虞美人·曲阑深处重相见》赏析

由于作者的气质和性格,即使内容多情,词作也往往呈现出不同的风格。早期的《花间词》不仅内容空洞,意境贫乏,而且追求文字的雕琢和色彩的绚丽。
      虞美人·曲阑深处重相见
      
      
      清代:纳兰性德
      
      
      在弯曲的阑尾深处,我们再次相遇,甚至我们的眼泪都在颤抖。落寞后的两个应该是一样的,最多的是月亮。
      
      
      半辈子,我一直一个人睡,枕头上有檀香木的痕迹。最让人着迷的是什么?第一个是折树枝,画裙子。
      

      
      翻译
      
      
      我在曲折的走廊后面又遇见你了。你擦干眼泪,颤抖地依偎在我怀里。离别后,你和我同样痛苦。满月的时候,我很难过,因为我不能在一起。
      
      
      离别后,我感到孤独了半生,眼泪已经在我的枕头上了。我记得你最激动人心的时刻是你的第一条有树枝图案的彩色裙子。
      
      
      欣赏
      
      
      由于作者的气质和性格,即使内容多情,词作也往往呈现出不同的风格。早期的《花间词》不仅内容空洞,意境贫乏,而且追求文字的雕琢和色彩的绚丽。虽然大多数诗人都是男性,但他们的作品充满了脂肪和粉末。虽然纳兰的这首“美人玉”诗也写了男女幽会的故事,但在温馨浪漫之外,却显得更加清凉。
      
      
      前两句“在弯曲的阑尾深处再次相逢,连你的眼泪都在颤抖”显然是出自李渔在《菩萨门》中的一句“看在画堂的南面,总是为人民而颤抖”。小周背着姐姐,在画堂南岸与后来的大师见面。他们相遇时,彼此依偎在一起。当他们紧张、兴奋、兴奋时,禁不住发抖。那兰词中的女性和恋人在《曲附录》的“深部”私下里相遇,见面时都哭了。然而,细细品味后,后人大师所用的“占”字,在小周之后更显妩媚俏皮,而纳兰笔下的“占”字,更多的是女性朋友的深情和哀伤。用同一个词来表达不同的感情并不坏。
      

      
      最后,我在曲莲深处看到了我的爱人。他们依偎在一起,颤抖着,但是他们的眼睛不能“握着手,看着对方的眼泪”,但是纳兰的画笔转了过来。这一幕原来是记忆中的一幕。现实中,两个人早已离开了“凄凉”,只能在月光下思念对方,忍受着难以忍受的凄凉和辛酸。晚上我一个人睡不着。我只能偷偷地哭。过去我记得最吸引人的是,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用折树枝、画裙子的方法,根据娇艳的花朵之美。
      
      
      这个词用白描的手法再现了夫妻团聚的情景。从词汇的角度来看,这个词是诗人对妻子的爱的记忆,这是整个文章怀旧的基调。
      
      
      最后一个场景显示了我们见面和离开后的场景。”我们在弯曲的阑尾深处再次相见,我们泪流满面。“告别后的凄凉,是月夜的冷淡相思读起来很刺激。不是第一次,但还是有点紧张。在黑暗中,偷偷地均匀地擦去眼泪,潮水汹涌。当我想起告别的时候,我想念你两个地方,一样的悲伤和悲伤。
      
      
      最后两个应该是一样的,最重要的是,月亮。这个词的意思突然改变了。这是记忆的美丽,但现在它是荒凉的。太伤心了,受不了。
      
      
      下一部电影讲述了这个故事,揭示了当前的精神状态。”“我的半生都是一个人睡的”,这与这个词的意思密切相关,我会失望到最后。这句话优美优美,但这个可悲的词的意义并没有减少,它仍然苦涩至极。句末“树枝图案画裙”含蓄委婉。
      

      
      虽然布景和讲故事都是回忆,但都注重捕捉当时的感受和印象,却使过去的情景和故事在当下生动地呈现出来。
      
      
      与许多花言巧语相比,李渔的爱情词大多华丽而不俗,能生动地写出男女情色幽会的话语而不放荡。纳兰的《虞美人》中的这个也在李玉之上。
      
      
      这首诗的前两句是回忆。第一句话是关于会议现场的。最后一句话是关于借东西反映人。中间都是感伤的话语。如此感伤,有风景,有事物,还有无尽的意义。在凄凉、怨恨的气氛中,他们感叹流水、流花易死。寂寞清明的岁月是无情的,真是感人而真诚。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大发红黑大战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royalcosa.com/history/12095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