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乱炖三国水浒|曹操一生耻辱之战:北地枪王和神行太保的绝地反杀?

岳麓韶阳,本名杨洋,90后文史与古典名著爱好者,现居广州。自幼喜爱大发红黑大战传统大发红黑大战及《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等古典文学名著。希望通过分享自己的读书心得,结交更多有共同爱好的朋友。
原题为:“北地枪王”张绣与“神行太保”胡车儿

原标题:乱炖三国水浒|曹操一生耻辱之战:北地枪王和神行太保的绝地反杀?

岳麓韶阳,本名杨洋,90后文史与古典名著爱好者,现居广州。自幼喜爱大发红黑大战传统大发红黑大战及《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等古典文学名著。希望通过分享自己的读书心得,结交更多有共同爱好的朋友。

原题为:“北地枪王”张绣与“神行太保”胡车儿

从董卓伏诛到李郭之乱,西凉系军团内部,似乎出现了不少分歧,再也不是铁板一块。反攻长安时,西凉余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再加上贾诩的号召,所以众人蚁聚蜂屯,殊死一搏。后来行动成功了,危机也解除了,再加上李郭倒行逆施,争权夺利,于是西凉部众四分五裂甚至反目成仇、自相残杀。西凉系内讧例子不胜枚举,诸如李傕杀樊稠、马腾攻伐李傕、李郭反目等,笔者在前文均有介绍。

在对于汉室与皇帝的态度方面,西凉系内部也存在着诸多分歧。其中贾诩属于极其精明而又有一定政治远见的人士,早在策动兵变之前他就提出了“奉国家以征天下”的方针。然而操持权柄、裹挟汉君的李郭压根没把这句话当回事,贾诩以一己之力想要实现这一句话的构想自然是独木难支。

贾诩曾经投奔的同郡人段煨,堪称西凉系中的一股清流,也是坚定的“保皇派”。《典略》说当初段煨屯驻华阴县时,修农事,从事耕种以养兵,也就是后来所谓的“屯田”;而不像李郭等匪徒那般烧杀抢掠,侵扰百姓。汉献帝与群臣逃出长安后,曾在段煨营中暂居,段煨一直悉心供养,确保皇帝与百官衣食无忧。西凉系的另一个将领杨定与段煨有过节,诬赖段煨谋反,并且连续猛攻段煨军营十几天,但段煨依然不改初心,一切供给如常。献帝移驾许都后,段煨跟随裴茂讨平叛逆,还被加封乡侯爵位。

贾诩离开段煨后,投奔了另一位同郡老乡张绣。张绣的叔叔张济是《三国演义》中董卓的四大家将之一,与李傕、郭汜、樊稠同列。在对于李郭以及汉献帝的态度上,张济、张绣叔侄俩似乎也有着微妙的差别。

李郭掌权后与樊稠三分长安,张济则被派往弘农屯守。后来李郭火拼,张济来到长安劝解二人,并请汉献帝移驾弘农。但当汉献帝离开段煨军营继续东行时,张济又因不服杨奉、董承等人,再次与李郭沆瀣一气,想要劫持天子车驾。李郭败亡后,张济的部众给养不足,饥寒交迫,只好跑到比较富庶的南阳地区去打秋风。在进攻穰城的战役中,张济中流矢阵亡,他的部众则被侄子张绣所收纳。

在凉州遭逢边章、韩遂之乱时,张绣已在家乡武威祖厉做了县吏。因金城麴胜杀死了张绣的上司——祖厉县长刘隽,张绣便找机会刺杀了麴胜为长官报仇。由此可见,张绣不失为一个比较念旧且讲义气的人。长安大乱时,张绣采取了远离是非之地,观望自保的态度。张绣还曾劝贾诩离开,但贾诩声称自己受到国恩,在危难之际背弃朝廷有失道义,所以拒绝了张绣的好意。贾诩与张绣的叔叔张济年龄相仿,不仅是张绣的乡党旧交,也算是张绣的长辈,所以张绣在得到贾诩后对其“执子孙礼”也就不足为怪了。

展开全文

张绣身上有着西凉武人骁勇善战的基因,历史上的张绣在杀死麴胜后纠集家乡的精装少年,成为一方豪强。后来他盘踞南阳多时,并与荆州刘表结盟以为唇齿,再加上智囊贾诩的帮助,让能征善战的曹操也吃了不少苦头。

张绣与曹操的几次对战中,名声最大的莫过于宛城之战。此役令曹操损失惨重,爱将典韦、长子曹昂、侄子曹安民、名马绝影全都殒命沙场。但这场战役似乎并没有真正的赢家,婶母邹氏(笔者按:邹氏为《三国演义》小说家言,正史并未交代张绣婶母姓名,为行文方便姑且以“邹氏”称之)与曹操的风流韵事,着实令张绣脸上无光,还让他背上了降而复叛的黑锅。

邹氏可能是三国时代最著名的“红颜祸水”,在绝大多数读者印象中,曹操趁乱戏邹氏是张绣降而复叛的导火索。然而在史籍的记述中,此次事件的起因与另外一位人物也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他就是张绣身边的心腹猛将胡车儿。

据裴松之注引《傅子》及《吴书》所载:胡车儿是张绣的心腹猛将,勇猛超群。曹操在接受张绣投降后,亲手赏赐给胡车儿很多黄金。这一举动让张绣心生疑惧,认为曹操想要收买自己的亲信刺杀自己,于是他采用贾诩的计策,使得曹操变生肘腋,损兵折将。

综合以上记载可以看出,曹操的一系列骚操作使得张绣又羞又怒又气又怕,这才降而复叛。张绣这次反叛其实无可厚非,张绣的反应也恰恰说明,他还是有羞恶廉耻之心的。

在传统戏曲艺术中,这段历史故事被改变成了京剧名段《战宛城》,别名《张绣刺婶》。水性杨花的邹氏最终被张绣所杀,颇有些水浒中武松杀嫂的意味。

当然,这都是后人的戏说。若真将曹操宛城之败的的责任推卸到一位俏寡妇身上,笔者着实不敢苟同。当时的女性很难左右自己的命运,不论是史书中与吕布私通的董卓侍妾、被曹操占有的张绣婶母;还是演义小说与民间故事中的貂蝉、邹氏;她们真实的结局书中都未作明确交代。在给读者留下悬念的同时,也令后人有了无限遐想与再创作的空间。笔者猜测,在当时那样混战的状态下,邹氏、貂蝉都很有可能在乱军之中香消玉殒,不禁令人感叹红颜薄命。

央视版《三国演义》电视剧的主创团队,就站在现代视角,对邹氏的遭遇表达了深切的同情与人文关怀。一首《淯水吟》,凄婉悲凉,道尽了无数的辛酸。

感慨之余,我们的话题还是要回到今天的两位主角——张绣与胡车儿身上。

胡车儿被大众了解,仍要拜文学作品《三国演义》所赐。小说中的胡车儿身份与史籍相同,是张绣的心腹猛将,更重要的,他还是盗取典韦双戟之人。胡车儿之所以能盗取典韦重达八十斤的双戟,则是因为他神奇的“超能力”——小说中的胡车儿可以力负五百斤,日行七百里。这不禁让人想到《水浒》中的神行太保戴宗——戴宗共有四个神行甲马,如果全部绑在腿上,做起神行法可日行八百里。胡车儿与戴宗的区别在于,戴宗神行是一种法术,而胡车儿则属于天赋技能,同时胡车儿还具备戴宗所没有的负重技能。《水浒》中的戴宗还可以分出两个甲马给同伴,这样便可两个人一起日行五百里;而演义中的胡车儿如果背着一个同伴跑,也可以达到与戴宗相似的效果。如此一来,胡车儿的确当得起《三国演义》版的“神行太保”。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有趣细节:小说中的胡车儿并不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献计盗戟的正是这位异能猛将胡车儿,而并不是人们印象中足智多谋的贾诩。

胡车儿的领导张绣在史书与小说中的存在感并不太高,但在一些民间评书作品中,这位张绣拥有一个及其响亮的名号——“北地枪王”。在另一些民间和网络设定中,这位枪王师从枪神童渊,是赵云的师兄。如果拿《水浒》中的绰号来对应“北地枪王”,笔者认为“金枪手”比较贴切,不知各位观众老爷意下如何?

历史上胡车儿的结局不明,而张绣的结局却耐人寻味。在官渡之战前夕,与曹操有着血海深仇的张绣在贾诩的建议下选择了投靠曹操。曹操表现得十分大度,不仅不计前嫌,还与张绣结成儿女亲家。此后曹操与张绣度过了一段蜜月期,张绣还参与了官渡之战,建功立业,并一路加官晋爵,平步青云,食邑也是诸将中最多的。然而在曹操征乌丸进军柳城之前,张绣却突然去世,《三国志》作者陈寿对张绣之死讳莫如深。而据裴松之注引《魏略》载,张绣因被曹丕借当年的仇隙寻衅威逼,在惶恐疑惧之下自杀身亡。这还远远不是结束——多年之后的建安二十四年(219)年,张绣的儿子张泉又受魏讽案牵连被曹丕处斩,这两件事充满了报复清算的意味。正因如此,有不少读史者认为,贾诩坑害了对自己言听计从、深信不疑的大侄子张绣。

然而对于贾诩是否出卖张绣作为自己的投名状与进身之阶,不同学者也有着不同的见解。比如桓大司马在其著作《宿命三国》中就提出:贾诩建议张绣降曹并不是坑害张绣。因为此前曹操已经接纳了包括段煨、马腾等人在内的西凉余部;而袁绍身为关东联军的盟主,一度与西凉余部势同水火。袁绍此前连西凉人拥立的汉献帝都不肯接纳,直至大战前夕才向张绣伸出橄榄枝,是临时抱佛脚的举动。所以即使张绣投靠袁绍,也不一定逃得过兔死狗烹的结局。

如果说贾诩在自己看好曹操的前提下,又同时判断出张绣投曹与投袁的结局不会有太大差别,那么我们也不能一口咬定他强拉张绣上船就是坑害张绣。当然,此举为贾诩本人争得了很多实利也是无可辩驳的事实,可见此时的贾诩的确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精致利己主义者”了。

结语:在众星云集的三国时代,张绣和胡车儿并不算十分出众,但他们仍给后人留下了宛城大战的精彩故事,同时也留下了许多疑窦丛生的迷团。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大发红黑大战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royalcosa.com/history/11947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