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原创 控诉美帝细菌战的罪行

作者:原志愿军第十五军后勤一分院护士 陈声玺
回想起1951年,美帝对志愿军非法实施的细菌战,想起感染病毒抢救无效在我面前死去的战士,我至今依旧无法平息内心的愤怒...
提起笔,我的心情就很不平静,眼泪蒙住了双眼。60年前的一幕又浮现在

原标题:控诉美帝细菌战的罪行

作者:原志愿军第十五军后勤一分院护士 陈声玺

回想起1951年,美帝对志愿军非法实施的细菌战,想起感染病毒抢救无效在我面前死去的战士,我至今依旧无法平息内心的愤怒...

提起笔,我的心情就很不平静,眼泪蒙住了双眼。60年前的一幕又浮现在我的眼前。

记得那是在1951年,大发红黑大战人民志愿军第十五军参加抗美援朝赴朝参战。在五次战役中,我军英勇顽强,用劣势的武器装备,打败了拥有现代化飞机、大炮、坦克的、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战斗中,一批一批的伤员转送到我所在的第十五军后勤一分院,同志们都忙着给受伤的战友包扎、止血、手术,为伤员喂水、喂饭,转送伤员回国治疗,等等。可是,敌人不甘心失败,丧心病狂地展开灭绝人性的细菌战,使我们很多战友染上了传染病,回归热、痢疾、疟疾……他们生病发烧,有的甚至昏迷,失去了战斗力,无法继续在前线作战,更多的伤员从前线转移到了我们一分院。

有一天,后勤运输队的战友拉来了两车受伤的战友,一车是负伤的战友,一车是染上细菌发高烧的战友。我们全院同志紧急地把战友们从车上抬下,受伤的战友被送往外科防空洞治疗,发烧的8位战友被安排在空袭后没有房顶的朝鲜老乡的空屋里。邹文友班长叫我:“小陈,快给发烧的战友用冷水擦脸、擦手,用毛巾冷敷前额降温。”我立即拿脸盆打来冷水,给他们擦脸擦手臂做冷敷。有4名战友发高烧,但意识清楚,他们自己擦脸擦手臂做冷敷。我则给昏迷的4个战友做冷敷。听着他们不停地呻吟,看着他们嘴唇干裂,满脸通红,我心里很难过,拿着小勺一滴一滴给他们喂药。这时张东鹏院长急急地过来告诉张医生说:“抓紧治疗,我去后勤联系车,晚上把8名发烧的战友转回国治疗。”张院长望着天空,气急地骂道:“狗日的美国鬼子,违反国际法,惨无人道,使用细菌战残害我们的战友,如此野蛮的暴行,也挽救不了他们的失败……”还没说完便急切地去联系车了。开饭时间到了,炊事班的同志送来菜饭稀粥,伤员们吃不下,我端饭给4位发烧但尚还清醒的伤员,劝他们吃下去,我说喝一口粥就等于打一个美国鬼子,吃完粥了就有劲了,还能退烧。他们听我的劝说都笑了,每人喝了一碗粥,我也很欣慰。昏迷的战友,我用小勺试着喂米汤,他们都没有反应,我很着急,但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也无计可施。

大约下午两点左右,昏迷的小江(江文生)高烧到41度,不停地抽搐,很快出现了面色苍白、口唇发白、瞳孔散大、心跳停止的症状。我哭着喊来班长和张医生,他们立即着手抢救,做心脏复苏,注射强心针,这一切都没能挽回小江的生命。我们流着泪给他清理整装,担架班的同志把他抬到后山掩埋了。两个小时后,昏迷的小张也同样抢救无效,离开了我们。傍晚时分,眼看后勤转运车就要来了,可小魏也因高烧离开了我们。大家都无比悲痛,3名可爱的战友就这样含恨而去。我们都非常痛恨美帝惨无人道的暴行,都表示要在战场上英勇作战,夺取胜利。

我很感叹:我亲自护理的8位战友,他们都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生龙活虎,勇敢英俊。为了和平,为了中朝两国人民的安宁,来到朝鲜抗击以美国为首的侵略军,他们没有牺牲在浴血奋战的战场上,而是倒在了美帝的细菌战中,多可惜呀!我要控诉,替8位战友控诉美帝的罪行,替我的同学、战友程存阳大姐控诉(她也是受细菌战伤害,得回归热在朝鲜牺牲),我还要替所有受细菌战伤害的志愿军战友们控诉。

60年过去了,我们没有忘记美军欠下的这笔血债,没有忘记那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正义战争。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是无数革命烈士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我们要教育子孙后代,永远记住他们。亲爱的战友们,安息吧!

来源:《志愿军老兵回忆录》
编辑:佩佩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大发红黑大战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royalcosa.com/history/11171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