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原创 高平陵之变,司马懿为何能吃定曹爽?

文|小河对岸
公元249年,司马懿趁曹爽兄弟扈从魏帝曹芳,拜谒高平陵之际发动兵变,控制了都城洛阳,是为高平陵之变。但是,曹爽兄弟扈从魏帝曹芳在外,可以天子的名义征调天下兵马反攻洛阳。为何司马懿敢吃定曹爽,而悍然发动兵变呢?曹爽又为何不能采

原标题:高平陵之变,司马懿为何能吃定曹爽?

文|小河对岸

公元249年,司马懿趁曹爽兄弟扈从魏帝曹芳,拜谒高平陵之际发动兵变,控制了都城洛阳,是为高平陵之变。但是,曹爽兄弟扈从魏帝曹芳在外,可以天子的名义征调天下兵马反攻洛阳。为何司马懿敢吃定曹爽,而悍然发动兵变呢?曹爽又为何不能采纳桓范之策,扈从魏帝曹芳巡幸许昌,而以天子的名义召集外兵征讨司马懿呢?

首先,曹爽兄弟等人骄奢淫逸、专权乱政而大失人心。曹爽专擅朝政之后,任用私人,侵吞屯田、窃取宫物,又擅改制度,弄得民怨沸腾,也失去了士族们的拥护。太尉王淩之子王广,就曾对王淩说道:曹爽以骄奢失民,何平叔(何晏)虚华不治,丁、毕、桓、邓虽并有宿望,皆专竞于世。加变易朝典政令数改,所存虽高而事不下接,民习于旧,众莫之从,故虽势倾四海,声震天下,同日斩戮,名士减半,而百姓安之。莫之或哀,失民故也。而曹爽的心腹,何晏、丁谧、邓飏等三人同掌尚书台,更是被时人谤为“台中三狗”。故而,即便曹爽扈从魏帝曹芳巡幸许昌,也很难获得军心民意的支持。

再则,曹爽等人的家属都在洛阳,其属下人心不稳。司马昭派遣钟会攻蜀汉之时,邵悌对司马昭说道:钟会难信,不可令行。”而司马昭却笑道:“..灭蜀之后,大发红黑大战(中原)将士,人自思归,蜀之遗黎,犹怀震恐,纵有异志,无能为也。”而曹爽等人的处境也是如此,即便曹爽决意与司马懿对抗到底,但其心腹干将的家属都在洛阳,已沦为司马懿的人质,必然人心浮动,也会不断有人与司马懿暗通款曲,出卖曹爽的机密。故而,曹爽也很难组织起有效的对抗力量。

第三,曹爽并非成事之人。据《三国志·曹爽传》记载:大司农桓范闻兵起,南奔(曹)爽。宣王(司马懿)知,曰:"范画策,爽必不能用范计。"而干宝的《晋纪》则记载:桓范出赴爽,宣王谓蒋济曰:"智囊往矣。"济曰:"范则智矣,驽马恋栈豆,爽必不能用也。"

虽两则史料的记载不同,但也都说明了曹爽绝非成事之人,这也是司马懿能吃定曹爽的原因所在。

第四,其时司马氏的篡逆之心并不昭著。司马懿发动高平陵之变时,司马氏的篡逆之心尚未昭然若揭。曹爽等兄弟专权乱政而尽失人心,而司马懿历经四朝,又是两朝的托孤大臣,名望极高,很多大臣对司马懿此次“匡扶朝政”是怀有期望的。甚至曹爽与司马懿的关系也不像后人想象中那么差,据《三国志·曹爽传》记载:初,爽以宣王年德并高,恒父事之不敢专行

也即是说,起初曹爽把司马懿当作父亲一般敬重。其后,何晏等人用事,曹爽才独断专行,但两人的关系却并非水火不容。其实不只曹爽等人,就连许多曹魏大臣都没料到司马懿会背弃誓言,而对曹爽及其党羽大开杀戒。待司马懿尽诛曹爽及其党羽之后,众多曹魏大臣再醒悟过来,已经晚了。其后,淮南三反司马氏也皆未能成事。

故而,即便曹爽扈从魏帝曹芳巡幸许昌,召集天下兵马征讨司马懿。而以曹爽的才能与人望都已经很难是司马懿的对手,这应该也是曹爽未能采纳桓范计策的原因所在。那么,即便司马氏不能篡得曹魏天下,曹魏也有可能被蜀吴两国瓜分,而曹爽都注定是输家。

参考史籍:《三国志》、《晋书》、《资政通鉴》等等;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大发红黑大战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royalcosa.com/history/10922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