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 > 教师教学

引领——语文教学法的根本特征

展开全文语文究竟怎么教?语文教学法的实质是什么?多少年来,这似乎是一个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问题,是一个很难有一致看法的问题。从五四时期算起,我们粗略地总结一下,至少存在过以下一些说法:讲授式、启发式, 点拨式, 训练式, 自学式, 反刍
展开全文

语文究竟怎么教?语文教学法的实质是什么?多少年来,这似乎是一个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问题,是一个很难有一致看法的问题。从五四时期算起,我们粗略地总结一下,至少存在过以下一些说法:讲授式、启发式, 点拨式, 训练式, 自学式, 反刍式, 探究式、活动式、对话式 ……不能说这些说法都是错的,但也不能说这些说法都打中了语文教学法的要害。

为什么要这么看待呢?

一、从《红楼梦》中“香菱学诗”说起

我们先看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香菱因笑道:“我这一进来了,也得了空儿,好歹教给我作诗,就是我的造化了!”黛玉笑道:“既要作诗,你就拜我作师。我虽不通,大略也还教得起你。”香菱笑道:“果然这样,我就拜你作师。你可不许腻烦的。”黛玉道:“什么难事,也值得去学!不过是起承转合,当中承转是两副对子,平声对仄声,虚的对实的,实的对虚的,若是果有了奇句,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的。”香菱笑道:“怪道我常弄一本旧诗偷空儿看一两首,又有对的极工的,又有不对的,又听见说‘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看古人的诗上亦有顺的,亦有二四六上错了的,所以天天疑惑。如今听你一说,原来这些格调规矩竟是末事,只要词句新奇为上。”黛玉道:“正是这个道理,词句究竟还是末事,第一立意要紧。若意趣真了,连词句不用修饰,自是好的,这叫做‘不以词害意’。”香菱笑道:“我只爱陆放翁的诗‘重帘不卷留香久,古砚微凹聚墨多’,说的真有趣!”黛玉道:“断不可学这样的诗。你们因不知诗,所以见了这浅近的就爱,一入了这个格局,再学不出来的。你只听我说,你若真心要学,我这里有《王摩诘全集》你且把他的五言律读一百首,细心揣摩透熟了,然后再读一二百首老杜的七言律,次再李青莲的七言绝句读一二百首。肚子里先有了这三个人作了底子,然后再把陶渊明、应瑒,谢、阮、庾、鲍等人的一看。你又是一个极聪敏伶俐的人,不用一年的工夫,不愁不是诗翁了!”

上文是《红楼梦》第四十八回中“香菱学诗”的几个片段。这几个片段蕴含着语文教学法的真谛。你可以说林黛玉在教香菱学诗时使用了“讲授”的方式,但你能说全是讲授式吗?你可以说林黛玉在教香菱学诗时使用了“训练”的方式,但你能说全是训练吗?你可以说林黛玉在教香菱学诗时使用了“点拨”的方式,但你能说全是点拨吗?你可以说林黛玉在教香菱学诗时使用了“自学”的方式,但你能说全是自学吗?你可以说林黛玉在教香菱学诗时使用了“启发”的方式,但你能说全是启发吗?……那么,林黛玉在教香菱学诗时,究竟使用的是什么方法呢?从香菱学诗的整个过程看,林黛玉的教学法可以概括为“引领” 。

二、“香菱学诗”过程的四个步骤

我们可以细细分析一下。林黛玉教香菱学诗的整个过程大体可分为四步。

第一步,激发自信心。在教香菱作诗之前,林黛玉首先打破了大多数初学者对作诗所持的神秘观念和畏难心理,她非常平易地对香菱说:“什么难事,也值得去学!不过是起承转合,当中承转是两副对子,平声对仄声,虚的对实的,实的对虚的,若是果有了奇句,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的。”林黛玉的这一番话很好的打消了香菱可能有的畏难心理,激发了香菱的自信心。

第二步,讲清关键点,帮香菱树立正确的写作观。作诗和作文一样,其关键点是立意,“若意趣真了,连词句不用修饰,自是好的”。林黛玉一开始就把写作的这个千古不变的法则适时地讲给香菱,使香菱一开始学诗,就树立了一个正确的作诗观,沿着一个正确的道路前进。

第三步,引导香菱正确地读。写作的基础是阅读,没有一定量的阅读积累,写作是很难展开的。而要使一个初学写作者很快地就能写出一篇像模像样的东西,正确的阅读指导就显得非常重要。在这个方面,林黛玉可谓是高手。她不仅纠正了香菱的那种错误的阅读实践,而且还给她指出了一条正确的阅读道路:“我这里有《王摩诘全集》你且把他的五言律读一百首,细心揣摩透熟了,然后再读一二百首老杜的七言律,次再李青莲的七言绝句读一二百首。肚子里先有了这三个人作了底子,然后再把陶渊明、应瑒,谢、阮、庾、鲍等人的一看。你又是一个极聪敏伶俐的人,不用一年的工夫,不愁不是诗翁了!”

第四步,引导香菱正确的写。《红楼梦》描叙“香菱学诗”过程中的作诗有三次:第一次写出来后,林黛玉的评价是“意思却有,只是措词不雅”,要求香菱再写,并教导香菱“只管放开胆子去作”;第二次写出来后,林黛玉的评价是“过于穿凿了”,要求香菱再写一次;第三次才给以肯定。可以看出,在香菱作诗的过程中,林黛玉始终扮演着引路人的作用。

三、结束语

综合起来看,林黛玉在教香菱学诗的过程中,使用的方法有激发,有点拨,有讲解,有对话、有指导,有评价等等,但是,从这个过程的整体出发来看,林黛玉的角色始终是香菱学诗的引领者、指路人,使香菱走进诗歌艺术的殿堂的掌舵者。从这个角度出发来看林黛玉使用的教法,我们完全可以认为,不论是激发、点拨,还是讲解,指导,抑或是评价、训练等等,在这里都是服务于引领这个总体教学法的,是从属于引领的,因此,林黛玉使用的教香菱学诗的方法就可以命名为“引领”——而这一点,我以为正是语文教学法的实质所在。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大发红黑大战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royalcosa.com/edu/12084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