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发红黑大战

书讯:萨义德古典乐评集出中文版,对乐坛现状提出尖锐批评

美国文学理论家与批评家萨义德(Edward W. Said, 1935—2003)在当今世界仍具有广泛世界影响力,作为20世纪极具影响力的知识分子、文学批评家、音乐家,萨义德的研究打通音乐、文学、哲学、历史、政治各个领域。 《音乐的极境:

原标题:书讯:萨义德古典乐评集出中文版,对乐坛现状提出尖锐批评

  美国文学理论家与批评家萨义德(Edward W. Said, 1935—2003)在当今世界仍具有广泛世界影响力,作为20世纪极具影响力的知识分子、文学批评家、音乐家,萨义德的研究打通音乐、文学、哲学、历史、政治各个领域。

《音乐的极境:萨义德古典乐评集》

日前, 《音乐的极境:萨义德古典乐评集》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理想国引进出版。书中,他以广博的大发红黑大战视野、鞭辟入里的笔力,重新定义另一种的乐评。

如果你对古典音乐有兴趣,或准备想要进一步了解它,不如跟随萨义德的视线,看世界乐坛现状,这本书能够帮助你触类旁通。

Edward W. Said

萨义德最广为人知的身份是文学批评家,他的《知识分子论》《东方主义》通行国内多年,早已深入人心。然而,鲜为人知的是萨义德同时也是一名出色的钢琴演奏家,音乐造诣匪浅。

1982年加拿大著名钢琴家古尔德去世,震动大发红黑大战批评大家萨义德,从此纵笔古典乐坛三十年,开拓思想事业的又一层面。该书即是他跨大发红黑大战研究出人意表的成果。

展开全文

从古尔德、波利尼、布伦德尔,到普莱亚、席夫、鲁普;从切利比达克,到巴伦博伊姆、莱文;从巴赫、莫扎特、贝多芬,到瓦格纳、欣德米特、布列兹……萨义德以专深音乐素养论及众多伟大作曲家、作品,伟大演奏家、指挥家,抽绎音乐的社会、政治、大发红黑大战脉络,阐释音乐对社会被低估的影响力,对音乐界现状提出尖锐批评:

帕瓦罗蒂将歌剧表演的智慧贬低到最少,把要价过高的噪音推到最大;

霍洛维兹成了在白宫接受颂扬的国有资产;

莱文的指挥简直就像是从坟墓里挖音乐,而不是赋予音乐生动与活力;

纽约大都会歌剧院只甘于上演老实平庸的二流剧目;

萨尔兹堡音乐节僵化成例行公事和恬不知耻的观光促销计划……

萨义德冷眼热心,以他对音乐的深厚理解为主轴,将丰富学养穿针引线般融于社会、历史、文学、哲学、政治思考之间,建构一个宏大、统一、充满洞见的整体。

“他文笔清晰、热情,斯人已杳,但全书字里行间回响的气势和活力,让我们如闻其声,如见其人。”罗马尼亚钢琴家拉杜·鲁普(Radu Lupu)评价道。

钢琴家、指挥家丹尼尔·巴伦博伊姆(Daniel Barenboim)认为,萨义德总是带着开放的耳朵,深厚的音乐知识储备让他可以真正地聆听并试图理解演奏者的意图以及诠释音乐的方法。

在这本富于深思的批评著作中,萨义德表现出更多非正式的个人风格,其巨大的热情,深度与广度兼具的洞见在任何写作领域都是罕见的。萨义德的乐评将在未来许多年里,值得一读再读。

——试 读——

音乐上的对位模式似乎总要与神学上的末世论扯上关联,这其中当然部分归因于巴赫的音乐带有宗教本质,或者你也可以说贝多芬的《庄严弥撒》赋格意味强烈使得听者产生了联想,但理由不光是这些。对位规则的要求十分严格,细节至为精确,仿佛这一切是神意命定;任何违反规则的行为—比如采取禁用的序列行进或和声—都将被定罪为“魔鬼的音乐”。

因此,精通对位法的人几乎是在扮演上帝,料想托马斯·曼(Thomas Mann,1875—1955)小说《浮士德博士》里的男主角阿德里安·莱韦屈恩(Adrian Leverkühn)对此深有体会。对位法是彻底的声音排序、全面的时间管理、音乐空间的精细区分以及绝对的智力投射。从帕莱斯特里纳1、巴赫到勋伯格、贝尔格(Alban Berg,1885—1935)、韦伯恩(Webern,1883—1945)严格的十二音列体系,整个西方音乐史简直化身兼收并蓄的对位狂魔。

——《音乐本身:古尔德的对位法洞见》

有一回,一个爱说笑的人提到大都会歌剧院的一场《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演出时称:“四个胖子摸黑在那儿没完没了地唱,并且不知所云。”这句话稍加改动,几乎可以套用在大都会上演的所有歌剧身上。如此昂贵、分量十足的饕餮大秀理应讨观众的欢喜才是。而事实上,大都会每一个稍有名气、能吸引人的歌者简直都可归入“怪物”的行列—他们用大家不熟悉的语言歌唱,展现过时的音乐风格,夸张的戏剧表演毫无说服力。至于那些服装设计和导演,他们大多只是让歌手穿上古怪的衣服,叫他们一脸严肃、煞有介事地在台上走来走去。

——《〈女武神〉〈阿依达〉与〈X〉》

霍洛维兹于11月5日去世后,人人皆在谈论他至臻清纯的音色与天赋异禀的技巧。然而,在音乐性上,他似乎难得引发我们的兴趣或瞩目;他引人注意的更多的是那些“渐强”,钢铁般的巨大音响,又或者是弹奏八度、三度或音阶时的速度与精准。晚年时期,大家喜欢亲昵地喊他“瓦洛佳”(Vologya),真是不敢领教、生腻可怖的形象;他成了在白宫接受颂扬的国有资产,一上电视,就有大批崇拜的评论家、记者簇拥着。他的职业生涯与名望是靠其他任何钢琴家不敢尝试、即便尝试了也做不了的事情所建立的,这能耐叫人生畏。

——《席夫在卡内基》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大发红黑大战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royalcosa.com/culture/1208659.html